百度能重回 BAT 之列吗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0-08-17 16:28

一切拓流,皆为变现。

过去一个季度,百度 App 内组织了 800 多场直播,试图通过大量知识类短视频及直播内容吸引用户,增加 App 使用频次和停留时长。

百度董事长兼 CEO 李彦宏说,要进一步将百度 App 打造成为超级 App。

昨日,百度发布截至 6 月 30 日的 2020 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,第二季度总营收 260 亿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 1%,与上一季度相比则增长 15%;归属于百度的净利润为 36 亿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 48%。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,百度第二季度运营利润为 56 亿元。

从营收结构来看,百度第二季度网络营销营收为人民币 177 亿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 8%,不过与上一季度相比上涨了 15.7%。

百度第二季度其他营收为人民币 83 亿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 18%,主要由于爱奇艺会员服务、百度云服务以及智能交通解决方案业务的增长。其中爱奇艺营收为 74 亿元,占比 89%。

整体来看,百度二季度财务数据基本符合此前市场预期,AI 新业务带来价值转化逐渐显现。不过,或许受爱奇艺遭美国证监会调查影响,百度股价在财报发布后盘后不涨反跌。

此外,值得注意的是,在过去几天发布财报的几家巨头公司中,百度是唯一一家营收下降的。第一季度,受疫情影响人们均居家隔离,百度营收在此期间同比下降 7%,第二季度,营收仍然处于下降状态,不过幅度不大。

尽管在逐渐向好的方向迈进,但新巨头迅猛,百度要重回 BAT 之列,还需要 AI 等方面呈现出更强劲的新增长。

勒紧裤腰带 向着超级 App 的野心迈进

去年经历了几轮大幅调整后,百度转而采取围绕 App 建立生态系统的策略。

一方面,百度 App 在内容上吸引和加入大量知识类短视频及直播内容,增加用户使用频次和停留时长,同时将百家号账户和百度知识产品进行打通、将好看视频和爱奇艺号打通;另一方面,端内上线第三方本地生活服务功能,并加强社区化建设、互动。

在移动生态三大支柱基础上,通过聚合更多的内容和服务,百度试图告别传统的搜索引擎体验,向着做超级 App 的野心迈进。

一定程度上,随着内容和服务形式的丰富,便于探索多元化变现道路。不过,当百度 App 变身大而杂时,用户体验是否会更好,还有待观察。

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方面是,百度的成本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控制。

其中,百度第二季度营收成本为人民币 131 亿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 19%,主要是由于流量获取成本、销售税和附加费以及销售商品成本下降。

百度第二季度销售、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 44 亿元 ,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 16%,主要是由于营销支出和人员相关费用下降。

百度 2020 年第二季度成本与费用为 223.9 亿元,较上年同期的 260.93 亿元下降 14%,较上一季度的 229.82 亿元下降 3%。

同时,二季度研发费用为 48 亿元,较上年同期下降 16%。

余正钧表示,如果营收来之不易,公司在营销支出方面会比较谨慎,比如可能会减少推广活动和预装应用方面的投入,因为智能手机的销量也出现了下降。当然如果有非常高的投资回报,还是会继续采购。

他预计,随着经济的逐步重启,公司会增加更多招聘,相关预算也会提高。李彦宏在电话会议上预期,下一季度,按非通用会计准则计算,百度核心业务用在扩大团队上的销售成本和运营支出将提高 10%。

AI 新业务肩负未来增长重任

百度求变、急切探索多元化变现的另一个原因是,广告业务态势低迷。

2020 年第一季度,因为疫情的冲击,百度广告收入同比下降近 20%,142 亿元营收创下了 2015 年 Q2 以来的最低值。

第二季度,广告业务同步仍在下滑,但幅度不大。

在电话会议上,余正钧表示,医疗业务同比下降还是超过两位数的,但是环比恢复的情况非常不错,预计以目前的速度发展,医疗业务在三季度就能恢复去年的水平。“其他的一些业务也有同样的发展趋势,所以我们对于三季度营收的同比增长预测是高于二季度的。”

上一季度,在线营销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被降低到 70% 以下,不过,该数据第二季度回升,并打破了此前连续下降的趋势。

广告收入占比的降低,一方面体现了百度在核心搜索广告营收上的乏力;另一方面也体现了百度寻找多元化变现方式,摆脱广告依赖。其中,AI 新业务就是一个关键量。

“我们认为非广告业务未来一定会成为公司成长的重要驱动力,比重越来越大,对于驱动公司整体业绩的表现也越来越重要。”

在财报电话会议上,余正钧强调了非广告业务的重要性。此前李彦宏也提到,AI 新业务收入在第二季度实现两位数的同比增长,有望在未来几年成为营收增长的重要动力。

据透露,百度智能云云业务本季度营收达到 20 亿元,小度智能音箱、智能交通也有所贡献。根据 SA 的初步预测,小度第二季度出货量国内第一。6 月,小度助手第一方设备月语音交互次数达 28 亿次,与去年同期相比翻了近一倍;小度助手月语音交互总次数达到 58 亿次,比去年同期增长 57%!

AI 新业务未来增长被寄予了很高的厚望。

不过,在 83 亿元的其他营收中,爱奇艺营收为 74 亿元,贡献占比 89%。百度云服务、智能交通解决方案业务等 AI 新业务的贡献度仍然较小,要真正意义上成为重要驱动力,还需要加速。

疫情的影响,也一定程度上倒逼了 AI 商业化的加速,智能云、小度在内的百度 AI 新业务和爱奇艺等业务的增长。

不过,AI 业务的商业化落地加速,更多体现在 TO C 端,TO B 的商业模式仍然不够明朗。

虽然 AI 的作用正在发挥、AI 业务收入在增长,但 AI 要真正成为百度增长核心,显然还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和周期,现阶段仍需要大举投入。

瘦身优化 负重迎变

从外部环境来看,百度当前面临的处境依然严峻。

一方面是搜索领域正在形成新竞争态势。上个月,腾讯向搜狗发出有意收购公司的初步非约束性要约。交易一旦完成,搜狗将退市成为腾讯的全资子公司。

百度赖以生存的搜索行业再生变。

实际上,在此之前,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就于 6 月成立智能搜索业务部,重点围绕此前推出的智能搜索 App 夸克展开布局。

搜索引擎是用户获取信息的最主要入口,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,各种垂直移动 App 分走了一些属性显明的目标用户和流量。

“因此,当社交媒体 App 建立起更多搜索功能时,他们确实可以在搜索方面表现得特别好。但是,他们会失去社交的功能。因此,这个问题其实是关于腾讯是否想要将其打造得更加以搜索为中心,因为一旦他们开始这样子了,无疑是为其他想要打造更好社交产品的公司打开大门了。” 余正钧认为。

不过,为了守住城池、寻求新增量,巨头们在搜索领域疯狂的布局和扩张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另一方面,爱奇艺表现不佳和广告业务下滑也影响了百度整体营收。此前,百度为了聚焦主航道,就屡屡剥离边缘业务,比如脱手去哪儿置换携程股份、O2O 业务。

此前,就有消息传出腾讯控股已与百度进行接触,商讨收购爱奇艺股份的相关事宜,并计划成为后者的最大股东。

同时,爱奇艺遭遇美国证监会调查一事,也会间接影响百度股价。

昨日,对于爱奇艺遭遇美国证监会调查一事,余正钧表示,百度作为母公司的一份子,并不直接涉及此次的独立调查。不予评论相关事宜。

作为爱奇艺大股东的百度,如果需要通过出售部分业务换取现金流,爱奇艺可能会是下一个选择。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